bst2222

当前位置:贝斯特2222 > 文化走廊 > 职工文苑

撒向大地都是情

湖南省核工业技校   时间:2014-11-11 00:00:00    访问数:0

贝斯特2222    丁世平

 

      巍巍潇湘,苒苒风华。从一九五五到二零一五,我局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六十载湘核精神薪火相传,六十载硕果累累弦歌不辍。在纪念建局六十周年的时候,我十分怀念与局同艰苦共命运的铀矿普查小分队。他们队伍年轻,身强力壮,出身好,思想单纯,大多来自农村,更易练就一身吃苦耐劳的本领。

     六十年风雨征程,历遍沧桑。楠木会战映衬着他们的身影,衡阳盆地镌刻下他们的足迹。长期奋战野外,豪情万丈,风餐露宿,引吭高歌,用手中的地质锤和罗盘仪描绘出三湘大地一幅幅气壮山河的恢弘蓝图。

      铀矿是发展核工业的最基本原料,而铀矿普查是发展核工业的先行。凡先行者的工作,必然是极其艰苦的。普查小分队的艰苦表现在许多方面。长期住农村远离城镇,各方面都不方便。如没有电,每人发了一盏马灯,看不到电视,就只能听收音机,其他就更不用说。工作地在崇山峻岭、深山老林,日晒雨淋,蚊虫叮咬,环境都相当恶劣。我是一九六三年从北京地质学院毕业,先后分配到三零一队和三零六队的普查小分队,整整工作了二十二年。二十二年的艰苦磨练,给我留下了许多终生难忘的记忆。

工作不固定,吃住无定所是普查小分队工作性质所决定,三、五天或七、八天就要搬一次家成家常便饭。每次搬家都得自己挑行李,因我个头矮小,体力较差,搬家时最怕挑床板,所以最害怕的就是搬家。有次从队部搬家去大云山,天气不好,时而刮风,时而下雨,挑着两块比自己身高还要长的床板,晃悠悠的连路都走不稳,突然一阵狂风吹来,床板就像帆船的风篷,一下子失去平衡整个人掉进水田里。稍作调整,还得前行。在穿越前方那个杂草丛生、布满野刺又湿又滑的陡坡时,床板只能在地上拖着走。于是一只手拖床板,一只手拨开路边的野刺,拖一段路,休息一下,拖一段路,休息一下,爬完这个陡坡已是中午十二点了。

      野外跑线,最怕是碰到山高林密,要连续翻越山头的路线,因为体力消耗太大。记得在湘西会战时,有一天,正巧和一个女同志跑线。因为天气太热,早晨四点半钟起床,提着马灯吃完早饭,校准仪器后,立刻准备上山,约走了半个小时,才到达路线的起点。谁知起点就是一个大陡坎,根据地形图,前面还要翻越两座高山。爬完陡坎往前一看,是一片大树参天的原始森林,地面非常潮湿,到处铺掛着柔软而带刺的野藤,行走特别困难。密林深处,虽说晒不到太阳,但天气格外闷热,使人透不过气来。已到中午,我们全身湿透,体力消耗很大,只想坐下来休息一会。一看地形图,线还没有跑完一半,还只得继续往前赶。此时的她显得特别疲劳,走起路来身体都是摇摇晃晃的,更何况还要拿着仪器测底数。当看到前面不远处,出现一块大石头后,她轻声对我说:我先走,你休息一下。(暗示她要解手了)。我在原地作地质描述、修理标本。约20分钟过去了,怎么还不见她回来。我又等了她10多分钟仍不见人影。不行了,要去找她。等走到大石头的后面,我一下就惊呆了。只见她怀抱仪器,背靠石头,两腿盘坐在潮湿的地上一动不动的睡着了。她实在太累了。让她多休息一会吧!直到她右手动弹了一下,我才轻轻地叫着:走吧!可她仍没动静,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用红桃2压死你的黑桃老K。她没有睡醒,还在说梦话哩!又过了一会她用双手揉着疲惫的眼睛,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见我站在她身旁,不好意思说了声:对不起,睡着了。

      普查小分队住的条件也是特别差的,但我们绝对不讲究。到老乡家能有一张桌子整理资料,能有一块地方铺得下床板睡觉就十分满足了。在邵东搬进老乡家,除两老有一间稍许像样的睡房外,一间是堆放许多柴火的厨房,东侧是喂有5头小猪的猪圈,西侧还摆放着两幅棺材。另一间是放有锄头、犁耙等生产工具的牛栏屋。我的床头就靠近牛栏,只是中间有块油布隔开着。还有一次也特别有意思。我们住进了罗姓老乡家,在楼上的一间破屋里,屋中间有一根横梁,我们把油布掛在横梁上,用来遮风挡雨。第二天一位老乡问我们:昨晚听到有什么响动没有?我说:累了一天,一觉睡到大天光。他马上过来挨近我的耳边轻声细语告诉我说:你们楼上掛油布的那根横梁上,一个月前他家的大崽就吊死在上面。我心一紧,头发快竖起来了。后来总以没有亲眼看见为由搪塞过去,但心里还是有想法,直到工作结束搬走离开。

      1979年在溆浦工作时曾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有天晚上肚子突然不舒服,于是提着马灯去上厕所。湘西一带的厕所简单极了,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坑,三面用石头围堆起来成为石头墙,有一人多高。我蹲下去不到5分钟,就听到屁股后面有;沙沙沙的响声,马上意识到有情况。左手本能地高举马灯往这边一照,好家伙,一条米多长背部有黑白相间的剧毒银环蛇已爬到石头墙上,尾巴还在地上来回地摆动着,嘴里不停地吐着舌头,死死地盯着我一动不动。说时迟,那时快,来不及作任何准备,右手提起裤头猛一站起来,快步跑回驻地。啊呀!回家后好久也平静不下来。

      野外工作艰苦也和当时的条件有关。1966年在邵东搞坑道编录非常辛苦,除发一个口罩外,任何防护也没有。坑道是打在一条有沥青铀矿脉的花岗岩裂缝中,人工掘进,没有水枪,没有鼓风机。为了赶进度,炮一放完,坑道还是尘埃密布、浓烟滚滚就进去编录。编录时,通常是找矿员负责测点,我帮忙举铅套。越是矿化好的地段,越要加密测点、坑道里空气不好,浓烟刺鼻,劳动强度特别大。铅套举累了,干脆将铅套放在矿帽上咬着牙用头硬支撑着,掌子面和坑道顶板放射性强度均超过2万多伽马。搞完编录、取样、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出坑道,满身尘土和红油漆,戴的口罩早已变成一坨又湿又黑的黑纱布了。

      在普查小分队工作有苦有累也有令人高兴的时候,平静而单调的生活中不时也翻滚着朵朵小浪花,让人欢乐不已,让人开心不已。1972年在衡南县工作,我带着老三(小队一般不直叫名字,叫小名感到亲切)跑线,此人年富力强,满脸青春痘,工作起来干劲十足,一谈到女人便唾沫横飞,眉飞色舞。那天真是领略了一下他的风骚。下午四点多跑线跑完了,沿着一条山坡小路往下走,不远处有一支敲锣打鼓的迎亲队伍朝我们方向走过来。他急于看新娘子,就一溜烟地往下冲,眼睛只注意前方,一下子冲到陡坎边,刹不住车了,抱着仪器从3米高的陡坎上掉下去,坐在红薯土里,半天不能动弹。后诊断为脚踝筋腱撕裂。后来他给我们开玩笑说,当时你们是三笑,笑我急,笑我骚,笑我活该。我是三冒,冒看到新娘子,遗憾!冒摔坏仪器,冒受处分,万幸!1973年,小队主攻衡阳盆地的地层划分和含矿层的调研。夏天的衡阳盆地,到处火辣辣的,气温40度以上,遍地是光秃秃的红色砂岩,没有一点可以躲荫的地方。每天早晨4点多起床,背上水壶和馒头,戴一顶草帽,要在烈日下工作7、8个小时,主要工作是拉剖面进行地层对比,挖槽探进行异常点爆破。为了准确确定地层时代,唯一的办法是寻找古生物化石,经过2个月的奋战,终于在711矿附近的秋波塘发现了古生物化石,后送南京古生物研究所鉴定,定名为假蟢蚌,为白垩系地层中的标准化石,从而为准确确定衡阳盆地地层时代的归属,提供了准确证据。就在发现化石的当天,全队一片欢腾,欢呼雀跃。小队买了几斤糖,几斤饼干开了个小小的庆功会。大家兴高采烈地围坐在屋前空坪里,中间摆放着十几盏马灯。周围的老乡,拿着凳子也一同围坐在我们身旁看热闹,也一起共同分享我们今天的幸福。大家手捧化石,左看右看,你传我,我传他,用手摸它,用嘴亲它。夜深了,然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那慷慨激昂的歌声,仍在寂静夜晚的上空回荡着。它唱出了我们共同的心声,唱出了我们的奋发和理想。

      弹指一挥间,六十年岁月如歌。想当初,我们这辈人如果没有矢志不渝、无私奉献的精神,能做到这样吗?如果没有顽强的革命斗志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能这样艰苦奋斗几十年吗?真是六十春秋经磨练,撒向大地都是情。六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代人的任务完成了。衷心希望年轻一代的湘核健儿,在富国强民的今天,在局党委的正确领导下,继续发扬湘核地质精神,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实现新的跨越,走向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